宠物入殓师:我为这些小生灵“摆渡”

来源:重庆宠物火化宠物殡葬服务中心网址:http://www.cqmcbb.com浏览数:2181 

  苏文雄与宠物在一起

  宠物灵堂

  遗体吹干

  遗体清洗

  火化之前

  葬礼

  7月5日上午,苏文雄站在“归途宠物善终服务中心”大门外,等待一只已经故去的金毛犬。今天,由他来安排这个狗狗的“最后事宜”……

  三个钟头后,一切安排妥当。狗狗主人感激地紧紧拉着苏文雄的手说:“谢谢您了却我们一家人的心愿。”

  从两年前丢掉“铁饭碗”创办这个“宠物善终服务中心”,一路走到今天,苏文雄越发肯定自己的选择。虽然经历了几次大起大落,“中心”甚至几近倒闭。

  亲人反对,朋友嘲笑

  今年40岁的苏文雄,老家在福建古田县,从小做事认真仔细、又有韧劲的他,酷爱读书。2000年大学毕业后,他进入一家国企工作,三年后成为产品部门经理,负责产品规划、研发、设计及生产。2006年结婚,妻子叫吴蓉,在一家教育机构做后勤。

  一晃在岗位上干了十多年。平稳的工作让苏文雄感觉沉闷,逐渐产生了要出去闯一闯、寻找更有意义也更有意思的工作的念头。

  苏文雄从小特别喜欢宠物,他家养着两只狗和一只猫。妻子吴蓉一直有每天到小区喂养流浪猫、狗的习惯。

  2013年8月,苏文雄收养的一只猫去世了,他当时找了块空地将其尸体掩埋。不久,这块空地被用作建楼。“当时觉得连去看它的地方都没有了”,苏文雄为此失落了好长时间。看到身边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,许多人为死去宠物的归宿烦恼,他有了做宠物殡葬的想法。

  他跟好友阿王商量,两人一拍即合,决定辞职专门干这个行当。他们认为,这是个“朝阳产业”。

  2014年初,苏文雄出资40多万元,跟好友一起注册成立了“归途宠物善终服务中心”。

  他尝试仿照人类殡仪馆的做法,为客户提供从宠物遗体接送、宠物遗体清理美容、告别仪式、火化到入葬的一条龙服务。作为一名骨灰级的爱宠人士,他希望通过这份职业让每只宠物能体面地离开。

  宠物入殓师,这是个新鲜行业,苏文雄的所作所为在得到许多人支持的同时,也遭到了至亲的反对。

  在创办这个中心之初,苏文雄曾经跟妻子吴蓉商议过,吴蓉虽担忧“中心”的生存状况,但作为爱宠人士,她全力支持丈夫这项工作。可是,对于父母,苏文雄则有顾虑,没敢把自己跳槽的事据实相告。

  2014年6月的一天,父母从福建老家来到深圳看望儿子,苏文雄做宠物殡葬中心一事终于被老爸老妈知道了,他们狠狠地“教育”了他一顿。两位老人家就是不明白,儿子为什么要丢掉“铁饭碗”,去干这劳心费力的宠物火化。他们一连好几天不搭理儿子。

  身边的朋友也觉得他太冲动,这把要养家活口的年纪,突然放弃辛苦打拼的一切,白手起家创业,还干的是这么一个新奇行业!有人甚至嘲笑他“脑子叫门挤了”。

  父母的埋怨和朋友的不理解,令苏文雄很是憋气,他把自己的苦恼发在微博和朋友圈里。不料仅仅一天工夫,却获得了众多宠物主人的点赞,他们的肯定与鼓励给了苏文雄信心。

  苏文雄想到了马云的一句话,“怎能没有梦想,万一实现了呢”。

  认准的事情,说干就干。他开始为善终中心选址、进设备、招人。1000多平方米的地,光装修就花了20多万元。又招聘了一个司机,一个后勤,再加上他和合伙人,2013年12月,归途宠物善终服务中心在东莞市清溪镇一处僻静处挂牌成立了。

  宠物遗体服务的收费以遗体的重量收费,低于5公斤的收费800元,超过30公斤的则是2400元,最高封顶是2400元。

  开张后的中心,每天只有一两单活儿,经营的压力开始显现。

  苏文雄开始通过互联网、朋友圈发布信息。随着知名度的提高,“中心”的生意开始有起色。

  邻居驱逐,好友撤资

  但是,高兴没几天,麻烦就来了。

  苏文雄的宠物殡葬中心安在东莞清溪镇,附近居民得知他公司的业务后,决意要他搬迁。

  他们不愿意天天与死去的动物为邻,向镇上有关部门告状。苏文雄没有违规,自然不搬。当地居民又逼迫房东给苏文雄施压,停水、停电、堵路……能用的招数都用了。原来签订三年的合约,只得提前解约。

  苏文雄唯有再到别处选址。由于有了上次的教训,苏文雄在选址时更加小心翼翼,害怕半途而废。最后定址在东莞的樟木头镇。这里的房东也是一位爱宠人士,于是满心欢喜地干了起来。

  经过一个多月的前期工作,装修、设备安装完毕,将要挂牌营业了,这时,房东却突然找到他,期期艾艾地说:“哥们,不好意思,你们还得搬家啊。”原来房东老婆改变了主意,坚决不同意。装修花掉了十多万,岂能打了水漂?这时,房东老婆冲到“前台”,泼妇一般胡搅蛮缠,无奈的苏文雄只得再次“撤军”。

  这时,另一个坏消息又传来:合伙人撤资走了。得知这个消息的当晚,苏文雄在一个破旧酒馆里喝起了闷酒,最后酩酊大醉。醉眼蒙眬的他仰望星空,不禁悲从中来,号啕大哭,他有了打退堂鼓的想法。但妻子吴蓉却安慰他:“坚持!我们一定要把这个温暖的事业好好干,干好好。”妻子从兜里拿出一张储蓄卡递给苏文雄,“我们所有积蓄都在这里,需要用钱就从这拿吧。”有了妻子的支持,苏文雄心头安稳了许多,也有了把这项事业干下去的动力。

  2014年10月,他将服务中心搬到了位于东莞黄江镇的一个工业区内。为了减少村民的非议,服务中心总是在夜晚开炉处理宠物的遗体,但工业区所在的村委会发现后多次断水断电。所幸有房东理解和支持,每次有村民找上门来,都是房东出面解释和顶着。还好,经过三次搬迁之后,总算稳定下来。

  当然还是会有附近的居民过来“挑事”,但苏文雄已学“乖”了,既不硬顶也不躲避,而是耐心作解释,尽力让居民理解,告诉他们:“这是一个既环保又有意义的工作,宠物遗体扔掉和掩埋实际上都不是最恰当的处理方式。多数宠物都是病死的,有的还是流行病致死。尸体含有大量病毒细菌,如果随意丢弃或掩埋,不仅污染环境,还可能传染病毒。所以最好的处理方式还是火化。”

  慢慢地,他的诚心打动了周围的居民,他们也渐渐理解苏文雄想把这个温暖行业做下去的不易。

  让宠物像人一样有尊严地离开

  虽说苏文雄的宠物善终服务中心没了搬迁之忧,但由于业务量不大,经济效益一直不好。继合伙人撤资后,招收的两名员工也先后跑了。得知儿子的事业陷入窘境,曾一度扬言要断绝父子关系的老爸,却很快放下成见,跟妻子一块,于2015年7月,从福建老家来到广东东莞,协助儿子干起了这“积公德”的事情。

  每当看见白发双亲微弓身体忙前忙后时,苏文雄心里除了感动还有愧疚。因此,中心的大小事情他都亲力亲为,每天除接单、运送宠物尸体外,还要兼做遗体美容。

  给宠物做遗体美容的步骤是,先用宠物专用的沐浴露和滴露消毒液做清洗,然后用吹风机将宠物的身子吹干,再用梳子将其毛发整理,最后是耳朵清洁和脚趾甲修剪。整个过程要持续近一个多小时。

  宠物遗体清理完毕后,苏文雄给这只宠物盖上黄布,送到遗体告别室,若客户需要,会有寺院请来的和尚为它诵经超度。之后,参加告别仪式者插上香,并祭拜。多数主人会在宠物宝宝的遗体前痛哭流涕,苏文雄除了安慰悲痛中的客户,还特意为他们设置了一间主人休息室。接下来,宠物遗体被送往火化炉。最后,苏文雄用专门的打磨机将骨灰磨成粉末,装到一个瓷壶里,整个流程才算结束。

  “我完全是仿照殡仪馆的工作模式,为每一只逝去的宠物宝宝提供一条龙服务,想让它们能够像人一样有尊严地离开。”苏文雄说。整个操作流程都有视频录像,客户在拿到宠物骨灰时,还可以拿到一个刻录的光盘。

  2016年7月9日,一只取名为“飞飞”的金毛犬被其主人抚养了接近10年后去世。其主人一直视它为自家孩子,“飞飞”主人对记者说,之前为了救活它,花了很多的钱。因为“飞飞”是他的救命恩狗。

  原来,5年前的一个冬天,他在家午休,一向温顺的飞飞,突然朝他狂吠,并且使劲拽他下床。他睡眼惺忪,感觉浑身无力,但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,大脑一激灵,他突然意识到,3小时前自己做饭吃可能忘记关煤气阀了。可这时,自己却有气无力,昏昏欲睡,要不是“飞飞”一直不停拖拽,他根本挪不出房间……主人得救了,从此对这只有救命之恩的金毛犬呵护有加。他们在相濡以沫的情感中相互陪伴。“飞飞”得了重病后,主人到处寻医问药,最终还是没能挽救它的生命。

  于是,主人通过网络查找到苏文雄的宠物善终中心,迫不及待地与苏文雄洽谈“飞飞”的善后事宜。他看过系列程序感到满意,于是放心地把“飞飞”的后事交给苏文雄办理。

  ……

  三炷香烧毕,金毛犬“飞飞”的遗体被送到火化炉里。在近千度的火化炉里焚烧了两个多小时后,最后成了一堆骨灰,并在主人的见证下,装入定制的骨灰盒里。宠物主人手捧爱宠骨灰千恩万谢。

  为离开的小生灵塑像,让其“重生”

  在与客户的交流中,苏文雄发现,许多宠物主人都希望能够“留住”宠物,仅有照片、录像是不够的,他们希望宠物能够“重生”。于是他想到了做动物雕像。由于有绘画和设计的底子,他便自己动手尝试。

  他从卡通头像开始,又尝试了立体雕刻,最终确定采用仿真雕刻。

  做法是先用精雕油泥给宠物塑模,尽可能还原其生前的样子,经主人认可后,以雕刻的作品为母模做出模具,然后利用树脂材料浇进模具,等凝固后出白模,最后一道工序是涂装,就是按宠物的皮毛颜色依次上色……出来的成品令主人们爱不释手。

  2016年8月10日,一位年轻女孩找到苏文雄,她是一只叫“黑霸”的基尔摩斯犬的主人。“黑霸”因病去世,在火化前,她希望苏文雄能够雕刻“黑霸”留作纪念。苏文雄根据“黑霸”生前的照片、视频,很快捕捉到“黑霸”调皮而又霸气的独特风采。

  当雕塑摆在面前时,那女孩先是久久盯住雕塑一动不动,继而泪流满面。她双唇打着颤,喃喃道:“太像了,太像了!”

  每当这时,苏文雄心头都会有一种小小的满足感和使命感。他的工作是有价值的!